政大大學報

當老師不再是鐵飯碗 代理教師擔起少子化下的不公

「老師,你是不是也要走了?」每到學期末,蘭嶼朗島國小學生總會這樣猜測。短短的一句話,述說著孩子心裡的不捨及代理教師的高流動性。一年一聘,明年到底會在哪裡,代理教師自己也沒把握。

少子化問題使學生數及班級數大幅下滑,基隆市太平國小於2017年正式走入歷史,一年一聘的代理教師將因此面臨失業困境。圖/李昶毅攝

少子化問題使學生、班級數大幅下滑,基隆市太平國小於 2017 年正式走入歷史,一年一聘的代理教師將 因此面臨失業困境。

少子化勢不可擋 聘任代理成主流

根據教育部統計資料,全國公立國中小新生近十年減少約 20 萬人,班級數下 降近 4000 班。由於班級數驟降,各級學校教師員額編制數逐年下修。這同時反映在正式教師甄選名額上,錄取人數近十年持續下探。

https://buya7mv7tppktwd2to6drw-on.drv.tw/webPage/

相反的,近年代理教師數量逆勢上揚。96 學年度時,公立國中小長期代理教師數共計 8613 人,而後到 103 學年度時人數達到近 18000 人。在比例上,代理教師佔公立教師總數更是逐年攀升,105 學年度已增至約 10%,其中連江縣更達到近 20%。

https://hsu-chen.github.io/vismap/

數字上升的秘密 控管與超額教師

在少子化的趨勢下,為避免教師需求量下降過快,產生超額教師問題,代理教師的雇用彈性,便成為控管教師額度的一大利器。

「超額教師很棘手、很麻煩。」桃園市立福豐國中前校長宋慶瑋坦言,不僅需決定誰是超額人選,後續還得輔導遷調或介聘到其他職位。超額教師若是無法成功轉職,可依《教師法》資遣,但面對高額資遣費,校方多數會選擇輔導就業。

不同於正式教師,代理教師「處理」起來相對容易。苗栗縣西湖國中代理教 師唐嘉聰表示,西湖國中後年可能減班,依規定國中班級數每減少 1 班,教師 員額數就會減少 2 人,「因代理教師一年一聘,減班一定是先砍代理老師。」

跟老師一起離開的 是孩子的信任

當被問及高流動率的師資是否會對學生造成影響時,每位受訪者的回答都是「會啊」。苗栗縣立外埔國小校長紀介五解釋,孩子在學習上需建立穩定師生關係,而信任是重要前提,若老師經常變動,對學生會有明顯的影響。

唐嘉聰也認為,國中小的學生都需要老師的引導,當學生好不容易有個互動良好、可以依賴的老師,結果開學後是新老師接任,便不一定會產生好的互動。曾任教於朗島國小的代理教師張恒睿指出,學校老師流動率高,學生總猜測哪位老師是否將離開,彼此信任感也會降低。

制度壓迫 熱忱何以為繼

代理教師在教學現場的角色日益吃重,除了流動率高的問題外,其所受的待遇也與正式教師落差甚大。宋慶瑋說:「不只同工不同酬,有的代理教師比正式老師付出得更多,得到的卻更少。」

困境 1:每年固定失業 卻難領補助

根據《中小學兼任代課及代理教師聘任辦法》,代理教師聘期為地方權限, 故各縣市代理教師待遇不同。以整年而言,多數縣市僅 8 月底至隔年 7 月初給薪。

代理教師在暑假被迫失業期間,理應可申請失業補助,然而宋慶瑋解釋, 《就業保險法》規定失業一個月後使得請領,再加上兩周審查期,期間若是收到聘書將會失去請領資格,「代理教師常因『已知即將就業不能申請失業補 助』為由遭拒,但實質上近 2 個月都是無薪的。」

https://hsu-chen.github.io/vismap/?number=0

困境 2:一年一聘 矮人一截

「正式教師的薪水會隨年資提升,但代理教師因為是一年一聘,就沒有這個資格。」唐嘉聰指出,即使現在代理老師可以續聘,但無法累積年資。張恒睿認為,年資代表教師的經驗與專業度,應確實計算代理教師服務年數。但現行制度代理教師因無法逐年累計年資,故每年皆提領基本薪額。

代理教師在其餘收入上更為劣勢,年終、特休與考績獎金因聘期與年資而受 限。另外,代理教師不得投保公保,因此即便工作雷同,也無公保退休金。「代理教師如同體制下的小媳婦。」宋慶偉感嘆,代理教師除了薪資外,其餘 義務皆比照正式教師規範,對代理教師來說不公平。

困境 3:身兼行政職 背後辛酸無人知

代理教師除了薪水問題外,更可能需負擔吃力不討好的行政職。「屎缺都丟給你。」國中國文代理教師「小君」表示,代理教師初來乍到,既沒人脈也沒背景,校方要求接任行政職,普遍不敢拒絕。

在朗島國小的服務期間,具輔導專長的張恒睿曾同時兼任輔導業務、資訊組長及導師工作。「工作量爆增下會有點累。」他苦笑地說,即便無奈也只能撐著。

提升代理教師待遇 保障學童受教權

代理教師因缺額不穩定等因素,導致師資流動率大,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效。 提升待遇不僅是完善代理教師的工作權,更保障學童擁有穩定且平等的受教機會。

解方 1:從財政入手 照實計算聘期與年資

「代理教師畢竟不是正式教師,待遇相比下仍應有所落差,但確實需適度提升。」宋慶瑋認為,續聘的代理教師應比照正式教師,得累計年資。他指出,代理教師若暑期無課務與工作,不給薪尚稱合理,但對於兼行政職的代理教師,有服務事實就應給予完整的薪資報酬。

宋慶瑋認為給予的代理教師較完整的待遇,有助於校務運作。圖/陳棟攝

不過依照《地方制度法》,代理教師聘期為地方政府業務,儘管教育部欲推動加薪,實際仍需看各縣市政府態度與作為。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回覆, 中央將持續補助經費,引導各地方政府基於公平正義原則,延長代理教師聘期至隔年 7 月 31 日。

解方 2:增加師資穩定性 勿讓偏鄉更為弱勢

民國 101 年修正《中小學兼任代課及代理教師聘任辦法》規定,開放擁有教師證且在偏鄉服務的代理教師最多可續聘兩次,不需重新甄選,期待藉此穩定師資。

「教師的高流動率問題仍應回歸到各縣市不願意開放正式缺額。」曾任台東縣立朗島國小的代理教師張恒睿認為,代理老師一旦考上正式教師便會離開, 相較於正式老師流動率自然更高。

偏鄉學校具有交通不便等先天限制,加上缺少誘因,時常難以招募合適代理教師,光師資層面城鄉差距就非常明顯。唐嘉聰感嘆,有的偏鄉甚至開學時還招不到老師。

宋慶瑋認為,不能單靠教師熱忱來維持師資穩定,而是政府須提出實際政策,才能真正留住教師。他建議,政府首先應保障代理教師工作權,使其不受「最多三年」的延聘限制,讓現有代理教師無後顧之憂,能專注教學。

依國教署近七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國中小代理教師獲再聘比率以自 4 成逐步提升至 6成,師資流動的影響已逐年縮減。針對流動率仍高的偏遠地區學校, 國教署表示,目前正在擬定相關辦法,期望提高教師續留意願。

解方 3:專聘教師 代理與偏鄉困境新出路?

106 年通過的《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新設置「專案聘任教師」機制。專聘教師由地方主管機關辦理公開甄選,須具教師證才能報考,錄取後將分發至偏鄉地區服務,聘期一次最長兩年,可續聘兩次。

「基本上專聘就是代理教師的性質,但是不用每年考,享有比較穩定的待 遇。」新北市澳底國小校長李延昌指出,專聘制度最大誘因在於六年期滿後, 參與正式教師甄選享有額外加分,大幅提升錄取機率。

相較於代理教師制度,專聘教師具長久任教的誘因,故能穩定學校師資、解決流動率過高的問題。另外,專聘教師皆具教師證,師資素質具一定程度,由縣市政府指派學校,也能改善偏鄉難聘得合適教師的現況。國教署表示,目前正在依《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制定相關子法,待施行細則研擬完成, 才會開始甄選專聘教師。

創建公平環境 教育不該打折

少子化的趨勢下,確實需透過聘請代理教師管控缺額,但多數代理教師工作內容幾與正式教師無異,即便不能給予終身制的工作保障,政府仍應盡速落實以完整聘期聘用代理教師,並得依累積年資調整薪水等基本待遇。

「老師是生命影響生命的職業。」這是張恒睿多年來的心得。提升代理教師待遇,創造穩定的師資結構,獲利的絕對還有教學現場的孩子。現今,教育仍被視為翻轉階級的重要途徑,政府有責讓盡心付出的老師無後顧之憂,提供每位學生平等學習機會。特別對於偏鄉而言,遇到願意久留的好老師不該是種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