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擊劍攻防戰 陳致傑飛身刺擊搶下關鍵分

【記者白欣台北報導】劍擊鏗鏘聲不絕於耳,雙方在狹長賽場上,來回展開攻防戰,爭奪「攻擊權」(註)。2019台北公開賽暨第24屆聯新盃全國擊劍錦標賽在台北體育館盛大登場,16日進行男子鈍劍組賽程。選手在冠亞賽展開激戰,最終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陳致傑以一記飛身刺擊,搶下最後關鍵一分,奪得冠軍。

2019台北公開賽暨第24屆聯新盃全國擊劍錦標賽盛大登場,聚集各方擊劍好手前來競技。 圖/白欣攝
註:擊劍的鈍劍與軍刀項目有「攻擊權」規則。當選手將劍尖威脅對手的得分有效部位,持續進攻,即取得攻擊權。裁判必須從選手的腳步、伸手動作判斷,取得攻擊權擊中有效部位才算得分。若雙方同時擊中有效部位,則由裁判判定有攻擊權的一方得分,雙方不會同時得分。

「心情其實還好,因為我的目標就是要打第一名。」陳致傑表示,這場比賽是2020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外卡賽的前哨戰,且為今年最後一場積分賽,格外重要,「假如我這場沒有第一的話,可能就無法在國內的選拔中突出。」

談及獲勝關鍵陳致傑說:「攻擊對我來說比較有優勢,因為我身高在國內算高,所以進攻會打得比較吃香一點。」至於對戰過程的攻擊權爭搶,他分析道:「我比較會積極搶攻,去破壞對方的攻擊,或是在對方停頓的瞬間,敲擊劍柄以轉換攻擊權。」教練陳亦讚揚自家選手的表現,「致傑判斷攻擊權的時機還滿精準的,敏捷性跟速度也很快,而且身形高,所以攻擊的延伸空間也比較多。」

來自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奪下男子鈍劍組冠軍的選手陳致傑,善用身形優勢,以延伸攻擊空間。 圖/白欣攝

對於近期陳致傑備戰調整方向,陳柏槐說:「其實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他補充,在國際賽場或是面對同樣身形選手時,陳致傑的身材優勢減少,對應顯得生疏。未來將對此強化訓練,並熟悉相關戰術應用。

而在冠軍賽落敗、就讀國立體育大學的徐碩廷則相當坦然,「打到第二名,我覺得還算可以。」他表示,前陣子著重於中華民國108年全國運動會的準備,進行數月的高強度訓練,導致在決賽後半段,已無力防禦對手的攻擊。「太累了,所以全運會結束後,就有點鬆懈。」

本次比賽首度進行全程實況轉播,中華民國擊劍協會秘書長洪新志說明,透過轉播方式,可以讓從未接觸過擊劍的群眾藉此認識擊劍。此外,洪新志也樂觀看待近年擊劍發展,他說:「近幾年的發展是有轉變、突破的。」他分享,擊劍協會正在進行人才扎根的努力,盼經由賽事推廣,為台灣的擊劍運動挹注新血。

鈍劍為擊劍運動中,有效攻擊區域最小的項目,僅有選手穿著金屬背心的範圍為有效得分區。 圖/白欣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