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社論】兒福聯盟3.7億購屋惹議 —— 社福機構運用捐款上的拉扯

試想:你某天在路上看到了一個衣著單薄的老婦人瑟縮於寒風中,你希望能稍微改善他的生活,便給了他一點錢。隔幾日,你又遇到同一個老婦人,但這次你看見他在麥當勞點餐,準備吃著和你相同的食物,當你下次在路邊遇見他時,你還會選擇給他錢嗎?還是你會浮出一些念頭,「他憑什麼吃著和我一樣的食物?」、「我給他錢他怎麼就這樣拿來吃麥當勞了?」、「為什麼不去吃比麥當勞還便宜的食物?」

上述這個情境似乎能套用在近日發生的兒童福利聯盟(以下簡稱兒福聯盟)事件上。兒福聯盟11月8日於內湖花了3.7億買下整層的辦公室,遭外界質疑用善款繳房貸,消息一出引起軒然大波,辦公室電話接不完,湧現退捐潮。對此,兒福聯盟開記者會澄清,資金來源是自1998年起將呈報教育部的部分所得轉為購屋基金,強調民眾捐款專款專用,並未用在買房;教育部則回應,指兒福聯盟是依規定逐年提列準備金,以備購置業務所需不動產。

不能置產?只能待在又小又擠的地方辦公?

這已並非首次有社福機構購置不動產遭到質疑甚至是排斥,像是之前的麥當勞之家、關愛之家,就曾受到附近居民的抗議。社福機構要尋找辦公室相較於一般公司難上許多,附近居民相對產生排擠效應,認為社福機構的進駐,會拉低房價,降低生活品質。從兒福聯盟的角度來看,除了得考量孩子來機構、以及社工外出家訪的交通便利性外,還必須選擇大坪數又安全的地點,讓孩子有上課、輔導的空間。找屋路上的曲折,不難想像。根據兒福聯盟臉書上的聲明,員工的辦公空間僅佔35%,而剩下的65%會用在孩子身上

難道社工就不能擁有自己的辦公室嗎?擁有好一點的工作環境難道錯了嗎?兒福聯盟原先的180名社工分別散落在六個不同的地方,但是有了大坪數的辦公室後,不僅不用擔心被房東驅趕、漲房租,還可以安心的辦公,對於被輔導的孩子而言,何嘗不是件好事?

兒福聯盟事件牽涉到一個很大的問題——「社福機構到底能不能將民眾捐款拿來購置不動產?」對此,《聯合新聞網》製作了一個民調,截至今日,結果顯示,不贊成兒福聯盟將捐款拿來購屋的民眾占比最多。我們雖無法以這份民調概括化台灣大多捐款人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態在捐款,但可以確定的是似乎有不少人,都抱持著:「我好心給你們錢,你們就該給我省著點用」想法。兒福聯盟事件就是如此,不少捐款人一聽到「置產」、「內湖豪華辦公室」、「3.7億」等字眼紛紛退捐,這些退捐的人的行徑就好比前述老婦人與麥當勞的例子,一旦捐款對象過上了好一點的物質生活,便開始感到不平,開始懷疑自己的捐款憑什麼讓他們如此使用,好似他們必須過的苦,才對得起捐款。

社工志工傻傻分不清 社工就是吃愛心長大的?

兒福聯盟事件也連帶點出大眾對社福機構、社工的誤解。曾有個社工朋友分享了他的經歷,在一次的服務當中,有小朋友問起了他一個月的薪水,當他正準備啟齒時,小朋友的母親便說:「哎呀!社工姊姊沒有在領薪水的。」讀到這裡,你是不是覺得有些荒謬?但這是真真切切發生在你我生活中的對話。

大眾普遍認為,只要在社福機構工作的人就都是「志工」,事實上並非如此。一般的社福機構中,除了行政人員外,還包含社工以及志工,然而「社工」並不等於「志工」。「社工」本身必須是就讀相關科系,且具備一定相關知識,以提供案主專業的服務協助;而「志工」則是由熱心人士來擔任,不必具有相關知識背景,只要受過基礎訓練,就可以協助案主。由此可見,「志工」與「社工」在專業度上,有明顯差別,然人們卻常將之混為一談,不僅搞錯了社工的職業內涵,也認為其不該有薪水。而與其說是支付給社工人員的「薪資」,不如說是在支付他們針對個案所提供輔導的「諮詢費用」。畢竟要支撐起一個社福機構的運作,不可能每一分錢都用在受救助的對象上,人事行政也是必須的,要有良好的資源,他們才有餘力去幫助更多社會上的弱勢。

捐款該怎麼花才是「合理」?

「慈善捐款」在一個社福機構當中本來就不可能「直接」且「全部」用在受助人身上。一個好的企業或是社福機構都是需仰賴「結餘」以備不時之需,例如此次事件兒福聯盟爆發的退捐潮、政府突然取消的補助、人事薪資突然調漲等突發狀況,都必須依靠結餘來填補這些財政上的漏洞。

而社福機構到底該不該有所謂的捐款「結餘」?有的話社工能否加薪?能否拿來置產?拿來裝飾辦公室?可以員工聚餐或員工旅遊嗎?這一連串的問題,大概會衍伸出各式各樣的想法、回答。多出來的捐款究竟該如何運用才能被大眾視為「合理」,是社福機構必須與捐款人好好溝通的。先不論兒福聯盟在此次事件的對與錯,但他們似乎有可改進之處,倘若他們事先有和捐款人說明清楚置產的資金來源、增加捐款人對於空間需求的認知,或許就不會釀出如此大的風波。然大眾對於社福機構的想法也需要一些改變,不要看到一些巨額的數字、或是社福機構好的改變,就一味地退掉捐款,讓社福機構感覺只要拿捐款做任何事,都好像帶著「原罪」,做什麼都不對。

兒福聯盟花了3.7億買下辦公室,除了希望受幫助的孩童能有良好的空間來運用,也期盼能給社工、員工們更好的工作環境。畢竟對一個社福機構來說,建置不動產並非首要之事,他們更重視的想必是站在第一線的社工,對他們而言,那才是最珍貴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