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社論】一般大學淪職業訓練所?學歷病模糊大學與技職教育界線

2024/01/03 21:04:59
讀大學的意義是什麼?是職業訓練?還是培養反思能力。台灣現今大學教育及技職教育體系間的界線已逐漸模糊,迷惘可能成為學生的必經之路。圖/蔡文馨攝

「讀新聞系幹嘛?你要當記者嗎?」、「政治系畢業可以做什麼?選立委嗎?」過年將近,不免遇到熱情的長輩關心起孩子的未來出路,他們可能將孩子大學所就讀的科系,與職場上相對應的工作劃上等號,談論起薪資、年終與該職務的社經地位等。但孩子大學所就讀的科系,真的能與畢業後的出路劃上等號嗎?

以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為例,根據104升學就業地圖數據顯示,有83%的學生畢業後即進入職場,卻僅有約41%的學生首份工作選擇擔任記者,剩餘學生多投入行銷企劃、媒體公關或活動企劃等領域,數據顯示,學生新聞系畢業後,出路寬廣,且不侷限於新聞傳播產業。再以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為例,82%的學生畢業後即進入職場,約26%學生首份工作選擇擔任行銷企劃,其次為行政人員或國內外業務等。由此可見,孩子大學所就讀的科系,並非有辦法與未來出路劃上相對應的等號。

根據《大學法》定義,「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從法規可清楚理解,大學本身所培育的人才,並非以職業發展為導向,而是以學術研究為主要目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學者安德魯.德班科(Andrew Delbanco)於2012年出版《大學的過去、現在和應有的未來》一書,便提及大學教育應成為,「在被生活壓力吞噬前,有一番思考與反省的地方。」他強調,現今家長、學生和主流社會越來越傾向於以「未來收入」衡量大學教育。

當主流社會以「十大熱門主修」、「大學生畢業薪資水平」為討論重點,忽視大學實際成立宗旨時,大學是否可能淪為職業訓練所?進入大學學習時,可能會有人開始質疑基礎理論課程的必要性,懷疑校內的課程無法實際與業界接軌,從而提早開始向校外尋找實習,摒棄於校內的學習機會。但這樣的選擇真的正確嗎?會不會過早看見社會的黑暗面,因而失去對於現實的反思能力,而成為遭資本主義異化的勞工。

1994年4月,「四一〇教改行動聯盟」走上街頭提出教育改革政策,其中「廣設大學」的訴求,大幅改變台灣大學教育的發展,許多私立專科陸續升格成學院,甚至是現今的科技大學。從1994年,全台灣只有23間大學、35所學院,如今卻已有126所大學、11所學院及12所專科,大專校院急增的數值,似乎證實台灣人重視學歷,大於學習內容的情況,此現象更演變成「讀書讀不好才去讀技職」的觀念。

目前大學教育及技職教育體系間的界限已逐漸模糊,大學本就不該被定位為職業訓練所,而是培養學生學習思維與邏輯的場域,該如何重新讓大學教育及技職教育各司其職?成為台灣高等教育棘手的現象。

近年來,台灣產業缺工問題嚴重,讓政府逐漸意識到技職教育的重要性,調整政策方針,以增加技職教育資源,成為首要關鍵。然而,當大學學歷日趨貶值,我們也必須省思專業分工的問題。於升學階段,高中生可透過108課綱多元入學管道,提前瀏覽各大專校院的系所課程規劃,透過準備學習歷程檔案,以釐清自我專長及興趣,選擇適合的教育體系,方能凸顯自身價值與拓展未來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