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受私人仲介剝削 移工上街籲政府直接聘僱護權益

【記者姜期儒、陳子瑜、黃宥綺綜合採訪報導】2019移工大遊行於8日舉行,現場聚集超過500名東南亞移工上街表達訴求,呼籲廢除私人仲介制度,改以G to G、政府對政府的方式直接聘僱,並要求各政黨提出實際政見改善移工處境。

「現在台灣的狀況是仲介控制所有的就業管道,但發生問題時,基本上仲介是不會協助工人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表示,國家應擔起責任,建立出一個國家對國家、政府對政府的聘僱管道。

目前台灣約有70萬名移工,在私人仲介制度下,移工於母國必須先支付仲介公司820萬元的仲介費。來到台灣後,不僅每月須付服務費,每隔三年契約期滿時,更被強迫再繳29萬元的買工費,如此層層剝削令移工難以負荷。

根據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統計數據,在台灣90%的移工都曾遭遇勞資爭議,卻少有仲介公司出面幫忙。而移工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只能選擇逃工或繼續忍耐。「每個月仲介拿我們的錢,但是他也沒有幫忙我們。」印尼籍移工Fajar認為,台灣政府應一視同仁對待移工,正視他們的困境。

遊行中的G to G訴求代表Goverment to Goverment,也就是透過台灣政府與移工母國政府的合作,讓政府取代仲介公司的角色,全面實施直接聘僱,使移工免於被剝削。陳秀蓮指出,G to G最大的益處是降低移工出國的仲介費,且當移工遇到問題時,不會因為欠債而不敢申訴。然而,仲介李先生認為G to G過於理想化,雖能夠降低媒合移工的成本,但實施機會不大。

現今,勞動部設有直接聘雇聯合服務中心,鼓勵雇主透過該平台直接雇用移工,然而使用率卻不到總數的2%。此外,由於G to G政策涉及移工母國的規定及意願,目前全球僅南韓政府實施。雖然國內勞團自2007年起持續推廣G to G,但至今在國內仍難以實現。國立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教授成之約坦言,很多外籍勞工支付的仲介費用是移工母國所收,我國政府也無法介入,因此某種程度上是難以克服或解決的問題。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跨國勞動力管理組科長余曉秋則回應,政府在雙邊會議上的合作備忘錄裡有不斷提出,希望各來源國多開放業別做職業聘雇,但目前仍難以實施。他進一步解釋,例如印尼的現行法令,仍希望初次出國的家庭類勞工能有仲介居中服務,各國的觀念不一致也是推行的阻礙之一。

長期以來,東南亞移工是台灣勞動人口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但移工在現今體制下,仍難避免被剝削的困境。因此,移工期盼政府未來能制定更友善的制度,以保障其工作權益。

https://youtu.be/E60MGCZ31v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