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師傅手中線 時代變遷下的一「線」生機

【專題記者許芷瑄、李育軒、呂立竹、葉伸怡、何庭賢綜合報導】師傅待顧客坐定後,開始專注的修剪眉毛,接著在顧客臉上塗上白粉,並俐落操作著手中的棉線以拔除汗毛,這種景象在許多傳統市場或夜市巷弄中仍隨處可見。挽面,不僅是傳統的美容行業,更是老祖宗流傳至今的智慧。因應時代變遷,為了將傳統技藝延續下去,挽面產業逐漸產生變化,像是男挽面師的興起,以及開設多元化的服務項目。

在挽面前,須將白粉擦拭在客人的臉部,讓汗毛立起,方便進行作業。 圖/何庭賢攝

習俗意涵漸消失 挽面技藝傳承陷困境

「我之前曾遇過一位在婚前來挽面的顧客,她婆婆要求遵從過去的習俗,在挽面時要看方位跟時辰,還要我在過程中講吉祥話,討個吉利。」小珍美容坊老闆娘、從事挽面十年的小珍(化名)師傅說道。過去的社會中,女子出嫁前必須挽面,當時婚前挽面亦稱「開臉」,有「逢喜事開運」之意。「前面挽(挽面),後面挽(挽脖子後),才不會被人在背後說閒話。」今年七十五歲的賴奶奶表示,自己在訂婚前也被長輩要求挽面求好運,甚至連脖子後的汗毛也要挽除。

小珍師傅在狹小的店舖裡,整理著用具並等著下一位客人的到來。 圖/何庭賢攝

紀老師挽臉老闆紀忠信表示,過去的準新娘需依據農民曆挑選良好的時辰、方位進行挽面,且過程中要坐紅凳子、用紅線,挽面後的線更要裝進紅包袋中,讓準新娘帶回並在出嫁時丟出,象徵丟掉不好的過去,將好運帶進夫家。他提及,五年前偶爾還會有顧客會遵循習俗,但隨著大環境的改變,年輕人漸漸不再注重習俗。小珍認為,現在挽面多被視為單純「保養皮膚的方法」,不再像過去受到習俗限制,因此接觸挽面的人變多,客源有男有女、分布於各年齡層,比起過去多元。

雖然接觸挽面的年輕顧客增加,卻無因此吸引更多新血投入挽面產業,台北市挽臉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甘沛琳表示,目前從業人員多為五十歲以上的女性,年齡仍偏高。「從開始接觸(挽面)到現在,我發現師傅的流動率很高,能堅持做下去的真的不多。」挽面二十幾年的顧客劉小姐表示,許多年輕師傅來來去去,大多還是看到年紀較大的師傅。小珍認為,挽面初學者平均需花一兩年才能上手,在許多細節處理上必須透過累積經驗才能熟練。

傳統挽面的手法是左右手各一隻手指拉線,再以牙齒咬著線,透過三點施力來達到挽除汗毛的效果。 圖/何庭賢攝

小珍表示,由於每次挽面的收費約落在150至350元,每天顧客人數也不一定,收入較不穩定前期學習時間又長,若自身對於挽面或是美容沒有興趣,將難以投入。紀老師挽臉老闆娘鍾秀滿認為,如何讓年輕人接納、看到挽面行業的商機進而投身其中,是目前最大的難題。

今年八十七歲、從事挽面二十七年的許朱呅師傅表示,過去在同條街上一起擺攤、和他年齡相仿的師傅紛紛退休,或已過世,如今只剩他一個人繼續從事挽面。許朱呅提到,過去多由媽媽將挽面技藝傳給女兒或媳婦,但他認為技藝傳承不應限制性別,對於男性挽面師的出現也樂見其成。

職業不分性別 男挽面師打破刻板印象

在台灣傳統觀念中,與美容相關的職業通常由女性擔任,然而現今社會裡,已漸漸有男性開始從事挽面工作,有些男性挽面師致力於成立自己的挽面美容店,打破挽面產業專屬於女性的刻板印象。但甘沛琳表示,工會內男性師傅佔總比例約一成,挽面師傅仍多以女性為主。

做挽面職業逾十年的林俊琳師傅談到,過去受老闆挽面時專業的樣子吸引,在親身體驗挽面過後,覺得臉變透亮,因而開始學習挽面。他認為,男挽面師有足夠專業能從事挽面,但在初學時期,男性因動作較粗魯,也不如女性細心,需要花更多的時間拿捏力道,因此一般男性不會選擇從事挽面。林俊琳也表示,男性想學好挽面,就是要不斷挑戰自己,將動作做得更輕,技巧做得更細,長時間下來就能找到挽面時習慣的手法與姿勢,也會挽出自己的風格。

現今挽面產業的男挽面師與男顧客的出現,已不足為奇。 圖/何庭賢攝

在講求性別平等的現代,任何工作都可以由不同性別的人擔任,但對於男性挽面師來說,仍會因為傳統的性別刻板印象,遭受比女性更多的挑戰。傳統觀念中,男女授受不親,許美蘭因此認為男性做挽面會沒生意,因為挽面需要與顧客長時間面對面,對許多顧客而言會略顯尷尬。紀忠信表示,顧客容易擔心男性師傅粗手粗腳、無法將臉挽乾淨。賴奶奶也認為,與陌生男性近距離接觸感到尷尬,因此不願意給男性師傅挽面。

林俊琳回憶,剛開始從事挽面時,大部分的女顧客都希望讓女性師傅挽面,認為女性師傅動作較輕巧溫柔,也更細心,所以男性工作機會較少。但他秉持著毅力,用心幫每位客人挽面,建立口碑,也累積了不少忠實顧客。林俊琳也表示,顧客會比較每位師傅挽面的技巧以及細心度,只要讓顧客了解自己的技術,顧客自然會肯定。

小珍也提到,對於挽面行業來說,技巧好壞才是首要條件。「(男、女師傅)沒什麼差別,就只是服務而已。」第一次體驗挽面的顧客梁先生認為,現在社會講求性別平等,不論男性還是女性做挽面都是一樣的。顧客劉小姐也認同,挽面師傅的差別在於資歷深淺及技巧拿捏,性別不是重點。

專業認證有助挽面發展  從業人員盼政府協助發放

民國74年,台灣開放美容相關產業人員可考取國家發放的丙級美容證照,但至今挽面仍無專屬證照,甘沛琳提到,台北市挽臉職業工會曾於民國98年至103年向政府爭取設立挽面專屬證照,但僅有約300至500人加入工會,因人員數量太少,不利推動證照設立。目前工會停止推動挽面專屬證照,改為頒發參與挽面訓練後的證書(上課證明)。

紀忠信提到,若有挽面的專屬證照,師傅能夠透過考取證照提升自身技術,讓挽面職業具有更高的價值性和專業度,然而,政府並沒有正式將挽面納入國家美容證照考試當中。陳炯銘表示,以新北市挽臉職業工會來說,雖然許多年長的會員因為從業已久,考取證照的意願不高,但他認為,若政府能出面協助設立挽面證照,對挽面師來說,就多了一個專業被認可的機會。

中華國際挽臉紋繡眉新祕造型文創鑑定協會(International Creative Beauty Association,iCBA)(以下簡稱iCBA)理事長張淑容表示,iCBA目前正在協會內部推廣挽面執照,此執照是由iCBA針對挽面師的技巧、操作流程、注意事項及術後護理做整體性的考核,考核合格後由協會頒發認證書給挽面師,但此認證書為民間頒發,效力仍不同於政府核發的美容證照。

不過,張淑容認為,擁有協會認證,除了有利師傅證明自身的專業能力,也方便顧客挑選合適的店家與師傅,「同樣是挽面師,別的師傅有考取國家(美容)證照或協會認證,自己卻沒有,這樣的話即使告訴客人自己的技術很好,也欠缺第三方的憑證。」他更提到,若政府能夠設立挽面專屬的認證制度,確保挽面師傅具備足以應對顧客的專業知識與手法,在面對顧客時能更有能力解決客人遇到的問題,例如如何妥善照顧挽面後的皮膚傷口,或者遇上皮膚過敏等狀況時該如何處理。

甘沛琳認為,現今由工會或協會等民間機構推動挽面證照有一定困難,因為證照仍必須經過政府核准,然而政府目前並無相關規劃。但他表示,若今後政府有推行挽面認證的計畫,工會將作為雙方協調的管道,協助從業人員向政府爭取設立挽面認證。

因應時代變化,挽面這項傳統技藝勢必無法僅藉由男挽面師的崛起,及民間挽面執照的出現,解決產業從業人員年齡高齡化的問題。挽面師們希望政府能與相關機構合作,延續挽面產業的發展,且挽面仍待新血投入,方能持續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