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專欄】浪浪專屬醫療室:收容所醫療的一線生機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獸醫師熟練地操弄手術用剪刀和鐵夾,快速將流浪狗身上傷口縫合、止血,再將昏睡的動物送回鐵籠,結束一台手術。獨立機構「浪浪樂活醫療室」位於國立中興大學獸醫教學醫院內,為收容中心的流浪動物提供醫療服務,而診療、操刀人員則多為興大獸醫學研究所學生。

浪浪樂活醫療室於今年5月啟用,為興大獸醫學系副教授林荀龍因應大學社會責任(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 USR)提出之「浪浪樂活——流浪動物減量與福祉實踐」計畫其中一環。醫療室為全台唯一大學設立的流浪動物專屬醫護中心,提供低價醫療給動物收容所、台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等機構中的流浪動物。計畫也包含偏鄉絕育,林荀龍一個月兩次帶領學生前往中部偏遠地區,免費為當地居民寵物結紮,避免牠們在外繁衍下一代,希望由源頭減少台灣流浪動物數量。

中興大學浪浪樂活醫療室專門為流浪動物提供完善醫療照護,其運作、診療作業都由研究生和助理負責。 圖/李芸攝

身為動物愛好者,林荀龍自大學便開始參與動保團體主辦的服務行動。他回憶,當時飼育環境和收容團體的醫療知識都不比現在,常有收容所因未妥善隔離生病犬隻,而導致集體感染。他也發現收容中心常面臨經費短缺問題,僅能提供動物基本溫飽,難以負擔昂貴的醫療照護。林荀龍因而開始利用週末,帶著學生到第一線為動物診治,更於民國106年經由教育部推動的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畫取得經費,成立流浪動物專屬醫療室。

醫療室雖空間不大,卻有完善的手術設備,流浪動物能在此接受較複雜的手術治療。 圖/李芸攝

除了幫助動物之外,醫療室同時給予獸醫系學生磨練機會。興大獸醫學研究所學生吳怡珣說:「大學獸醫系讀完五年後,理論可能很充足,但是實作方面非常缺乏。」由於獸醫系學生大都於畢業後才考取獸醫師執照,因此在學期間所受的臨床技術訓練十分有限。目前醫療室平時運作為林荀龍聘請獸醫師助理和研究生一同負責,研究生須實際執行流浪動物身體檢查、病情診斷和手術,並由獸醫師助理在旁協助指導。

獸醫系研究生在醫療室當中須獨當一面診斷病情、給予適當治療,幫助動物的同時也受到扎實的獸醫訓練。 圖/李芸攝

學生經驗不及專業獸醫師,他們常需邊翻閱醫學書籍邊評估病情。提及印象深刻的病例,吳怡珣描述曾有一隻小貓和野貓打架,眼部被抓傷且嚴重感染,卻因年紀小無法麻醉接受手術。在團隊想方設法照護之下,小貓自行吸收壞死細胞,傷口逐漸復原,「看到牠的狀況越來越好,我們都蠻感動的。」

然而,除了醫療室值班,這些學生仍須兼顧研究所課業,並要花時間在醫院中協助教授問診。「有一次做較麻煩的骨科手術,那天又比較晚開始,結束時已經2、3點,然後我們隔天一早還要跟老師的診。」興大獸醫學研究所的黃少鏞苦笑地說。即便辛苦,他表示這還是十分難得的學習機會,「肯定會比一般研究生有多一點概念,因為這個環境其他地方是沒有的。」

流浪動物常因打架受傷造成嚴重感染。每隻流浪動物都有詳細的病情註記,以利醫療室工作交接或是輪班人員施打藥物。 圖/李芸攝

林荀龍說明,醫療室提供價格極低的醫療照護,希望減輕收容機構負擔,並未對私人飼主開放。他說明,自106年「動物零撲殺」政策上路以來,法規給予流浪動物生存權,然而許多動物滯留收容所,出現老化、疾病感染等問題。收容機構中的獸醫師則受繁雜行政工作和設備不足限制,無法妥當治療動物。他也希望藉此訓練學生獨立判斷能力,並在過程中啟發學生關注台灣流浪動物的處境。

醫療室提供收容機構完善且便宜的治療場所,希望減輕收容所負擔,同時啟發研究生關注流浪動物處境。 圖/李芸攝

浪浪樂活計畫讓學生踏出實踐社會責任的第一步,目前醫療室規模雖不大,但營運狀況穩定,盡力提供動物最好的治療。團隊盼望未來能獲得更多資源,完善醫療室設備以幫助更多流浪動物。林荀龍則期待學生以專業回饋社會,「希望他們不是畢業後就開診所,想到的只是賺錢,而是職業中有一些可以幫忙社會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