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面對未知世界《明天的故事》定義自我存在

【記者范莛威台北報導】面無表情,素色衣褲,沒有過多裝飾的木雕人偶,以不同的姿勢分頭佇立在展場,散發著淡淡的木質香,《明天的故事》為藝術家袁心元的個展,自2月21日在台北市伊日藝術展出。

「明天的故事分為兩部分,明天與故事。」袁心元將自己從在學到畢業之後的心態變化,寄託在木雕的人偶中。「對於明天、以後、未來,多數人是不安且茫然的,但大家似乎都羞於承認這種狀態。」〈輕輕的拿〉以樺木為素材,同樣為面無表情的人偶,手上拿著一根支分岔的樹枝,就像出了社會之後,經常需要面對選擇。

〈尋找著我們的下落〉則為一艘細長的獨木舟,半身的人偶坐立在船中,身旁的船艙卻充滿著水。袁心元說:「其實每一件作品都在講同一件事,只是因為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感,而這些作品的出現會讓我有某種踏實的感覺。」就讀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工業設計系的杜欣芫說:「明明應該浮在水中的獨木舟,水卻在船裡;而在作為水的樹酯裡撒上亮片,則為作品增添了活潑感。」

〈尋找著我們的下落〉為人物坐立在獨木舟中,本應浮在水上的船,作品卻將水灌在舟中,形成對比。 圖/范莛威攝。

〈溫室〉為一條掛著燈的走廊,裡頭則散佈著紙做的昆蟲,如飛蛾撲火一樣,圍繞著那一盞燈光。袁心元說:「某次搭乘客運時,看見路邊的夜間溫室,在一片黑暗中看到光點,總是令人安心。」就像出了社會後,想在整片黑暗之中,尋找可以寄託的光明。

〈溫室〉將飛蛾撲火的畫面,化為實體,描述在黑暗中昆蟲,追尋著令人安心的一盞光明。 圖/范莛威攝。

在所有的未知中,我們都期待著一些火花,袁心元說:「如何在這未知中生存下來,我不清楚,但就因為不清楚,所以我想要試試看。」在一個沒有意義的世界中,尋找著意義和目標,我們無法如同一顆石頭、一棵樹一樣的存在於空間中,「只有人,才會擁有『是不是存在』的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