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同志議題延燒 師生響應挺平權

 【記者張碩、黃慧文綜合報導】近期因婚姻平權修法案,帶起同志人權相關議題的討論。同志團體接連在11月26日、28日進行「高雄同志大遊行」、「相挺為平權,全民撐同志」兩項集會活動,其中不乏大學生團體和教授參與。活動除了呼籲政府和社會能重視同志族群的權益,同時也點出台灣性平教育潛在的問題。

萬人聚立院反同婚專法

參與「相挺為平權」活動之大學生高舉標語,表達修民法不得妥協的心聲。圖/黃慧文攝
參與「相挺為平權」活動之大學生高舉標語,表達修民法不得妥協的心聲。圖/黃慧文攝

 28日立法院前聚集群眾高呼「專法就是歧視」,針對第一次公聽會後,民進黨籍立法委員柯建銘傾向讓同性婚姻另立專法表達不滿。全台大專院校性別友善社團迅速響應活動,利用網路進行動員,現場大學社團旗幟林立。

 活動短時間就號召兩萬人參加,支持者佔據整條青島東路,連人行道都難有立足之地。國立政治大學陸仁賈社社長張志翔認為,學生會、社團能夠起到一種表態、推動議題的作用,讓其他人知道校內有力量支持平權議題。國立東華大學Rainbow Kids同伴社也特地從花蓮前來參加活動,對專法與歧視表達不滿。

 活動中各界支持者發表對性別平權看法。政大法律系研究生、青少年性別文教協會理事長江蘊生在同性伴侶陪同下,分享就讀國立中正大學時,曾碰過一位教授在課堂上不斷宣揚一夫一妻制度,又要求學生以聖經觀點去評論婚姻制度的美好。

 國立清華大學社會研究所副教授沈秀華也提到,學校的行政單位有時其實不太懂性別課程的內容,只要課程有掛性別字樣就開課,有些教授因而能在課堂上將自己宗教、片面的性別觀點灌輸給學生,「但教育不應該以宗教信仰來壓迫平等。」財團法人婦女新知基金會開拓部主任林秀怡補充,教授如果僅灌輸單一觀點給學生,就算學生有所不滿,也因為陷入權力不對等的狀態較難發聲。

高雄同遊 籲落實性平教育

 針對性別平等教育問題,高雄同志大遊行早在26日提出訴求,以「勞師動眾」為遊行主旨,點出台灣社會一直以來的性別不平等問題。為保護受害同志的權益,高雄同遊提倡台灣須落實性別平等教育,推廣性別友善的概念。

 高雄同志遊行聯盟發言人黃楷翔認為,台灣過去校園性別教育多半還是著重在男女界線、性騷擾防治等,在多元族群和同志權益這部分相對缺乏,造成社會對同志議題不關心、甚至是歧視。

 同志朋友在校園中,可能因為自己的性別身分不被接受,而受到不平等待遇。現階段台灣雖然有《性別平等工作法》和《性別平等教育法》可以保障同志權益,但仍然治標不治本。黃楷翔坦言,雖然可以依照法律去進行申訴,但是仍然是在耗費受害人的時間和精力。他認為只有真正落實推廣性別平等的概念,才能真正解決這些問題的產生。

遊行現場民眾撐起象徵同志族群的彩虹傘,格外引人注目。圖/張碩攝
遊行現場民眾撐起象徵同志族群的彩虹傘,格外引人注目。圖/張碩攝

 在教師性平觀念的培養方面,先前國立台灣大學機械系考題中出現性別歧視的字句、政大教授發表「同性戀應該被禁止」的言論,顯示了目前台灣教育界在性別友善觀念仍有缺失。

 高雄市瑞祥高中老師謝佩珊表示,「性別友善」並不是一門正式學科或考科,許多老師很容易就忽略這概念的重要性,也間接造成社會對同志的不友善。國立中山大學性別友善社副社長呂宗霖認為,造成性別主觀的言論可能跟過去的性別觀念有關,「很多老一輩的人在這方面觀念守舊,反而現在年輕人多數已具備性別友善的觀念。」

 呂宗霖提到台灣以升學為主流、填鴨式的教育現狀,可能間接導致學生缺乏基本的素養,而被侷限在主流框架裡。要改變現況,高雄同志遊行聯盟認為應在教育體系中加強性平課程的實施,同時也呼籲政府單位應做好推動與監督的角色,推廣性別平等觀念,監督並阻止不正當的性別歧視行為。

16校挺修法 十日再戰凱道

 婚姻平權修法案提供大眾一個討論與檢視的機會。針對反對團體不同意修法,謝佩珊老師表示,她一位同性戀學生因為反對的言論而被傷害,「他原先已準備好在修法後出櫃,卻因為反對派的言論而對自己的未來感到無助。」謝佩珊認為,他們的言論不只影響到成年人,這些同性戀孩子也已經感受到痛苦。

 為了讓更多人聽見平權訴求,同運團體預計於本月十日世界人權日再次召集支持者集結凱達格蘭大道。文藻外語學院、輔仁大學、中原大學學生會都公開支持婚姻平權。學生促進婚姻平權聯盟亦號召全台大專院校學生聯署支持修訂民法第972條,累計至今共有台大、政大、國立台灣科技大學、淡江大學等16校之性別友善社團響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