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穿梭機場的防疫小尖兵——檢疫犬的訓練之路

【專題記者許芷瑄、李育軒、呂立竹、葉伸怡、何庭賢綜合報導】寬敞的訓練教室內,堆疊的行李箱和紙箱隨意地擺放著,仿造機場的行李提領處。「Let’s go!」領犬員發號施令,帶著檢疫犬逐一來到各個定點,當找到標的物,牠便會在該物旁坐下,等待領犬員喊出「Good Boy!」並給予零食作為獎勵。隨著豬瘟議題興起,檢疫犬也開始受到關注,然而國內許多民眾對於檢疫犬的了解並不深,認為檢疫犬只需要搜尋肉類製品,但其實牠還需搜索植物、蔬果等違禁品,更需通過層層培訓過程才能正式執勤。

從篩選到訓練 領犬員搭檔檢疫犬須歷經多重挑戰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以下簡稱:檢疫局)於2001年開始規劃檢疫犬計畫,利用檢疫犬協助機場檢疫人員查驗入境旅客行李。領犬員與檢疫犬扮演著守護國門的重要角色,然而,成為合格檢疫犬的路並不好走,從篩選合適犬隻到接受訓練,過程中都有諸多條件。通過篩選的犬隻會先在屏東與領犬員一同接受三個月的訓練,嗅聞蘋果、梨子、柑橘、豬肉與鴨肉。正式值勤後,因為機場人來人往,環境複雜,犬隻可能適應不良。此外,不僅成為檢疫犬不容易,領犬員的受訓過程也相當辛苦,不僅必須不斷與檢疫犬磨合,還需要負責清掃犬舍,以便了解如何照顧犬隻。

受訓中的領犬員需要練習特定步伐,此步伐能幫助領犬員在牽著檢疫犬執勤時,不會受犬隻過大的動作影響搜尋路線,除此之外,領犬員還需要與所有檢疫犬搭配訓練,判斷與哪隻犬隻最契合。擔任助理訓練師的賴巧釋表示,訓練一開始不會讓領犬員單獨搭配某隻狗,以確保每位領犬員與每隻狗都有接觸。

從事領犬員三年的楊馨儀提到,Dobby是第二隻與他搭配的檢疫犬,剛開始入行是與檢疫犬Sherlock搭配,然而Sherlock因後期執勤上有狀況,因此改由Dobby接手合作。他認為,Dobby與人的連結度高,不管領犬員給予什麼指令,Dobby都願意嘗試及配合,因此很快就建立起默契。前期他與Sherlock磨合的時間比較久,「那時候自己也還是新人,有時候對狗的一些反應或是動作也都比較不了解。」楊馨儀透過長時間相處培養默契,磨合約半年才熟悉Sherlock的個性。

在執勤前,檢疫犬會先在訓練教室內,反覆練習搜查,以便能熟悉工作內容。 圖/何庭賢攝

「Good boy! Find it!」楊馨儀帶著Dobby在訓練教室裡模擬機場執勤的狀況,透過牽繩和手勢引導Dobby偵測行李中是否有標的物。賴巧釋提到,訓練教室除了讓檢疫犬在執勤前再次熟悉執勤狀況外,領犬員也可以透過觀察檢疫犬在機場執勤時所遇到的狀況,設計模擬情境加強訓練檢疫犬,像是辨別正確及錯誤標的物。他舉例,檢疫犬容易被麵包的香味吸引,但麵包並非正確標的物,因此領犬員可以準備麵包讓檢疫犬嗅聞,若檢疫犬有反應,再明確告訴牠「No, let’s go!」,藉此矯正檢疫犬的認知。

犬種來源一二三   特質、條件樣樣談

檢疫犬在非執勤時間時,私底下都是非常活潑及好動,是隻可愛的犬隻。 圖/何庭賢攝

若要成為檢疫犬,犬隻需具備親人、親狗、攻擊性低、活動力強、食慾佳的特質。目前國內檢疫犬的品種以米格魯為主,除因其符合上述條件,也因為米格魯性喜追蹤氣味且長相可愛,因此多用於國際機場之行李提領區執勤。 另外,拉不拉多及米克斯( 註 )等犬種,只要具備檢疫犬特性者,都可經訓練成為檢疫犬。

註:米克斯或混種犬「mix」,指的是由不同品種的狗交配而成。

賴巧釋說明,現行檢疫犬的來源主要分為三種:第一種是從收容所找尋犬隻,助理訓練師會查看各收容所的公告,若有合適犬隻,會先致電詢問,再到現場遴選。隸屬於台中市政府動物保護防疫處的台中市動物之家表示,公立收容所裡面的成犬較幼犬難送養,動物之家便與檢疫相關單位合作篩選犬隻,作為另一種送養方式。第二種為民眾捐贈,隨著大眾對檢疫犬的關注度提高,越來越多人會打電話到檢疫犬計畫承辦單位詢問遴選事項,助理訓練師電訪初步了解犬隻特質後,再與民眾討論如何進行現場遴選事宜。第三種則是由計畫承辦單位自行培育犬隻。


「遴選過程中,會先評估犬隻的健康狀況,再觀察犬隻的食慾,透過其取得飼料的方式以及堅持程度,了解牠的能力與個性,藉此判斷是否適合成為檢疫犬。」賴巧釋說明,由於檢疫犬執勤時必須專注於搜尋,不能對周遭環境太過敏感,以避免干擾,所以挑選受訓犬時,會希望牠樂於探索外在環境,這表示犬隻較不敏感,不易受外界影響而緊張。

訓練、法律雙管齊下 犬組冷靜應對突發狀況

「只要穿上(執勤)背心,他就知道自己在工作。」楊馨儀提到,Dobby雖然好動、親人,但工作時卻不易受旅客逗弄影響。但他也表示,一開始與Dobby搭配時,發現Dobby容易被其他犬隻吸引而失控吠叫,「我原本想用食物讓牠轉移注意力,後來知道牠其實是想去認識那隻狗。」因機場有時也有緝毒犬執勤,楊馨儀在與緝毒犬領犬員溝通後,會讓Dobby與緝毒犬認識彼此,以重新專注搜尋標的物。

檢疫犬在執勤時,需穿上深綠色的背心,在前關進行執勤。 圖/何庭賢攝

在檢疫犬執勤期間,有時會發生突發狀況,賴巧釋表示,若遇到突發狀況,領犬員會於第一時間保護犬隻,並評估犬隻是否適合繼續執行任務。另外,領犬員需於受訓時學習如何讓檢疫犬處於安全的搜尋環境中,當領犬員檢查旅客行李時,也會以自身護住犬隻,避免行李推車及旅客衝撞檢疫犬。而檢疫犬執勤期間亦受到法律保護,以確保其不受到職業傷害。

根據《政府部門執勤犬照護管理規則》,執勤犬的工作時間,每天不得超過四小時,檢疫犬每次執勤時間最多40分鐘,執勤中間應休息至少10分鐘。賴巧釋表示,檢疫犬每次執勤通常不超過30分鐘,且由兩個犬組交替執勤,確保檢疫犬能夠有30分鐘的休息時間,防止犬隻因長期嗅聞造成嗅覺疲乏。

完善健檢與領養計畫  檢疫犬工作、退休有保障

為了使檢疫犬能夠健康地值勤,檢疫犬會分別在上下半年各接受一次健康檢查。「這個健檢無論是對牠們或我們都非常重要。」賴巧釋說,隨著犬隻年齡增長,健康問題也格外需要注意。透過健康檢查,能讓訓練師及領犬員了解犬隻的身體狀況。

一般檢疫犬的健檢項目包含血液、尿液及糞便檢測和照X光片等,健檢項目會根據前次的健檢結果來評斷 ,若有特殊情況,則會按照醫囑進行多項檢查,此外,每次健檢皆會依照個別犬隻的狀況安排不同的健檢項目,「Dobby比較好動,就會多做心臟方面的評估。」賴巧釋說明,像是犬隻有呼吸道問題,就會進一步做呼吸道的檢查;抑或是出現呼吸較急促的狀況,就會檢測心臟的超音波圖像。

若檢疫犬身體出現狀況,就醫後須立即對症下藥。楊馨儀表示:「牠們的食物和環境都需要受到控制,表明食物和環境都是單純的。」因此犬隻會集體居住在共同犬舍內,並且交由犬舍人員集中照護、管理。當犬隻不需要執勤時,會直接在犬舍休息。犬舍人員也會負責餵食犬隻,帶牠們放風、曬太陽。

依據《動物保護法》,若工作犬已達到最高工作年數(四至七年),協會將會以「領養順序表」讓檢疫犬退休並提供領養計畫。「畢竟他們是犬組,因此他們之間的感情會非常深厚,大概八、九成以上都由領犬員領養。」賴巧釋表示,現今多以領犬員優先進行領養,若領犬員因為家裡不能養狗等特殊狀況,才會開放給相關機構的同仁及民眾領養。若未成功配對領養,則犬隻將會被送往犬舍照顧。

犬隻特質相似 緝毒犬支援檢疫勤務

日前隸屬內政部警政署保安警察第三總隊(以下簡稱保三大隊)的緝毒犬也接受搜尋肉類製品的訓練,支援檢疫犬防疫工作。保三大隊警務正閻玉輝表示,支援的緝毒犬一樣對食物保有高敏感度,且僅需花一至三個月訓練,相較於一般的犬隻所需時間短。

緝毒犬及檢疫犬皆須具備嗅覺靈敏、對食物敏銳度高等特質,對於犬隻來說,毒品的氣味比農產品更難辨別,因此過去也曾有未通過緝毒犬訓練的犬隻轉訓成檢疫犬的案例。現為檢疫犬的Eli及Moses原本皆來自財政部關務署的海關緝毒犬培訓中心,在通過寄養家庭(註)社會化訓練後未能通過緝毒犬訓練,因而轉訓成檢疫犬。

註:緝毒犬會透過寄養家庭的方式,讓犬隻多與人接觸進行社會化,並習慣與人相處,然而檢疫犬則沒有專門的寄養家庭。

目前全台共51個檢疫犬組在執行防疫勤務。然而,要成為檢疫犬必須經過層層篩選及訓練,過程並不簡單。而領犬員在訓練過程中,除需多加心思與檢疫犬培養默契,還需糾正犬隻的行為,以便日後執勤時能更順利完成任務。在防疫安全中,領犬員與檢疫犬搭檔替國民把關是極為重要的一環,除了展現防疫工作的更多面貌,民眾也應給予犬組更多的關照,並配合檢疫,一同守護國門安全。

領犬員楊馨儀與檢疫犬Dobby在一年半前開始搭檔工作,目前在桃園國際機場執勤。 圖/何庭賢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