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專欄】只聞其名不見其人:最神秘的躲貓貓社

【記者陳妍如台北報導】國立臺灣大學流傳著許多校園傳說,其中一個眾說紛紜的故事,就是只聞其名不聞其人的「躲貓貓社」。「沒人知道躲貓貓社的社長是誰,若被發現身份,社長就要讓賢。」、「他們行事很隱密,開會時不會一起出現,以防被發現。」千奇百怪的說法在校園中口耳相傳,不可否認「躲貓貓社」已成為臺大人心目中「不可思議」的代名詞。

臺大躲貓貓社從前以神秘的地下社團形式存在校園中,直到民國108年才登記成為正式社團。談到躲貓貓社的創辦動機,第一屆社長立喵(化名)表示,因為自己平時喜歡玩實境解謎和密室逃脫遊戲,他決定創辦一個全新社團,並以充滿神秘感的「躲貓貓社」為名。社團幹部貓老大(化名)分享,躲貓貓社與校園傳說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我們就在實境解謎中加入很多相關的故事,想讓傳說成真!」例如校園中每次只響21聲的「傅鐘(註)」,傳說若學生把21下鐘聲數完,這學期就會被「二一」。躲貓貓社到處蒐集臺大的校園傳說,再將故事放進實境解謎的劇本裡。

註:傅鐘是為紀念臺大第四任校長傅斯年所建。他認為「一天只有21小時,剩下的三小時是用來沉思的。」所以傅鐘每次只響21下。
躲貓貓社舉辦的實境解謎活動以臺灣大學校園為背景,劇本融入各種學生間流傳的都市傳說。 圖/臺大躲貓貓社提供

除了傅鐘,臺大學生間還流傳校園著名景點「醉月湖」裡住著大水怪,而孤立在醉月湖中央的「湖心亭」是能夠通往圖書館的傳送門。出於安全考量,學校向來禁止學生靠近湖心亭,也沒有搭建橋樑。就連躲貓貓社在設計解謎關卡時,幹部也分成「激進派」和「保守派」。立喵笑說:「激進派的人想要划船到湖心亭上佈關,保守派的人則反對,希望不要第一個學期就被廢社!」  

躲貓貓社社長從來不會出現在社團公開場合,只會在解謎終點站等待成功破關者。因此玩家必須破解所有謎題,才有機會見到傳說中的社長。立喵打趣地說:「通常我們設計一次解謎是三個小時,但常常有參加者玩到五個小時、甚至天黑了還沒解完!」曾參加過實境解謎的臺大電機工程學系學生吳隆暉也表示解謎確實不容易,「我們花了4小時42分才成功破關!」相較於一般的實境解謎以實體線索方式進行,他認為躲貓貓社將聊天軟體、手機介面等概念融入設計,能讓玩家更投入其中。

躲貓貓社以「尋找學姊」為主題設計解謎,只有最終成功破關的參加者才能見到傳說中的躲貓貓社社長。 圖/臺大躲貓貓社提供

為了保持神秘,躲貓貓社在參加社團博覽會時,還特地佈置一個無人攤位。他們設計出一款自動提貨機讓玩家使用,博覽會攤位上便不需要配置人力,空蕩蕩的攤位讓他們成了名符其實的「躲貓貓社」。立喵無奈地笑說:「但後來學校檢舉我們,說一定要有人顧攤,最後只好叫副社長蹲在攤位角落!」

躲貓貓社在舉辦社團博覽會時,特別設計了一台自動提貨機,藉此打造無人的攤位現場,創造神秘感。 圖/台大躲貓貓社提供

提到躲貓貓社的未來,立喵坦承社團幹部大多是大三、大四學長姊,目前尚未找到合適的接班人選。倘若在畢業之前找不到下一屆社長,「就讓躲貓貓社真的變回校園傳說也滿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