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獨派遭判重刑 加泰隆尼亞再爆流血抗爭

【記者陳妍如綜合報導】「釋放政治犯!加泰隆尼亞獨立!」抗議群眾高呼口號,象徵獨立的星旗在街上飄揚,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18日爆發大型罷工、罷課行動,超過50萬人走上首府巴塞隆納街頭,抗議西班牙最高法院對加泰獨派人士判決了「煽動罪」及「非法挪用公款罪」。14日判決出爐至今,民眾持續發起大規模示威,不但封鎖鐵路、公路,更癱瘓國際機場,警民衝突不斷。

示威者揮舞著象徵獨立的旗幟。與白天相比,加泰隆尼亞夜晚的抗議行動較不平靜、容易發生警民衝突。 圖/馬提亞斯・奇歐法羅(Matias Chiofalo)提供

加泰隆尼亞曾於2017年10月舉辦獨立公投,在投票率43.2%的選民中得到逾90%支持,但仍有五成以上有投票權人未表態。儘管西班牙憲法法庭宣告該公投因牴觸「領土主權完整性」而違憲,加泰隆尼亞議會仍堅持宣布從西班牙獨立,中央政府因此決定撤銷加泰隆尼亞的自治權,從此掌控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內的政府、警察、金融產業和傳播媒體。

抗議第五日,超過50萬人上在巴塞隆納街頭以和平方式集會,高舉加泰隆尼亞獨派人士的畫像,要求政府釋放被最高法院判處重刑的政治犯。 圖/馬提亞斯・奇歐法羅(Matias Chiofalo)提供

雖然西班牙檢方求處的「叛亂罪」並未成立,但群眾對於獨立運動領導人遭判「煽動罪」仍然感到憤怒,巴塞隆納大學(University of Barcelona, UB)學生克莉絲蒂娜・玉城・法米安克娃(Cristina Tamashiro Famiankova)表示,最高法院對九名獨派人士判處的總刑期幾乎達到100年,令她無法接受,「以和平方式進行的公投,卻比傷害他人所受到的刑罰更嚴重,這並不合理。」

部分示威者晚上時會在街道上放火、焚燒雜物,他們認為這樣能阻止警察接近或使用其他武力。 圖/黑蘇斯・阿納亞(Jesús Anaya)提供

在抗議現場,警察多次以橡膠子彈、強力水柱等方式驅離示威者,造成數百位民眾受傷。由於和平手段並未奏效,抗爭民眾開始轉以更激烈的手段,希望政府回應訴求。玉城指出,部分示威者在觀光景點、警察局旁以及街道上縱火,「但在街道上放火也是為了保護我們不被警察傷害。」然而,巴利阿里群島大學(University of the Balearic Islands, UIB)學生皮耶羅(化名)則有不同意見,「上街抗議的人們只是一群有很多時間、又虛偽的人。」他表示,即使沒有生活在加泰隆尼亞,抗議分子過多的暴力行為也已對人民造成影響。

在巴塞隆納街頭,部分示威者於夜晚時分在道路中央縱火、焚燒雜物,以此進行防衛,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圖/黑蘇斯・阿納亞(Jesús Anaya)提供

加泰隆尼亞的人口超過750萬,佔西班牙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20%,也擁有自己的方言「加泰隆尼亞語」。加泰隆尼亞雖然是西班牙最富庶的地區,卻要負擔國內20%以上的稅額,導致近年來財政赤字嚴重,人民為了能夠掌握經濟自主權,開始積極推動獨立運動。但巴塞隆納大學學生艾塔(化名)坦言,其實並非所有加泰隆尼亞人都渴望獨立,仍有許多人民不願意脫離西班牙,「正因為如此,我們才希望能發起公投,跟隨民意決定,但政府卻不讓我們這麼做。」

許多抗議民眾手拿標語及旗幟,聚集於巴塞隆納的方尖碑廣場上。 圖/馬提亞斯・奇歐法羅(Matias Chiofalo)提供

拉曼魯爾大學(Ramon Llull University, URL)學生埃恩・馬爾內茲(Ahián Marhnez)說明,從上世紀以來,許多來自馬德里自治區、安達盧西亞自治區的移民為尋找工作和資源湧入加泰隆尼亞,這也影響部分加泰隆尼亞人的國家意識及身份認同。「他們不覺得自己的家鄉是加泰隆尼亞,而會認為自己是『西班牙人』。」西班牙屬於多黨制國家,今年4月國會大選過後,至今仍未有達成協議、席次過半的聯合政府出現。因此,加泰隆尼亞示威群眾不排除繼續提高抗爭等級,希望能對政府施壓,以影響預定在11月舉行的國會重新選舉,讓更多立場偏左的獨派議員當選。玉城說道:「抗爭不會結束,我們會努力直到西班牙政府願意與加泰對話、簽訂協議的那天。」

加泰隆尼亞的抗議群眾高舉「獨立」的標語、身披象徵獨立的旗幟,要求政府回應訴求。 圖/馬提亞斯・奇歐法羅(Matias Chiofal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