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出生命荒謬 《無盡天空》演繹鬱症掙扎

【記者林宛賢高雄報導】舞者拿著京劇中常見的道具「翎子」隨著音樂緩慢而優雅地搖擺起舞,手中的翎子如同畫筆在空中揮舞,然而隨著音樂加速,翎子越發失控,轉而控制舞者狂暴地舞動。翃舞製作Hung Dance於去年12月28日至29日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善廳演出舞蹈作品《無盡天空》。

《無盡天空》探討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於作品中融入憂鬱症等精神疾病親友的感受,表達人如何面對並對抗生命中的荒謬、限制與衝突。藝術總監、編舞家賴翃中表示,因為身邊就有憂鬱、躁鬱症的朋友,所以能理解身心不受控制的狀態,「希望可以透過這作品去觸動到更多人可以關心他們。」作品中特別運用了大量媒材如藤桿、翎子、燈籠和繩索等拼貼組合,使肢體律動與媒材、理念三者間的結合成為作品特點。

舞者(楊雅晴、鄭伊涵、黃翔)藉由京劇中常見代表情緒延伸的翎子,表現精神疾病患者對自身疾病的焦慮及抵抗。 圖/Luk Huang提供

在劇中,賴翃中使用京劇中代表情緒延伸的媒材「翎子」。最初舞者手拿著翎子,像在書寫般隨著音樂翩然起舞,而後音樂加快,舞者也越加狂亂地揮舞著翎子。最後,由翎子完全掌控舞者舞動的方向及速度,直至翎子由舞者手中飛出。舞者、甫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碩士的鄭伊涵表示,演出最困難的部分,便是控制翎子搖擺的方向及速度,「很多動作沒有掌握好的話,畫面會看起來很像、很凌亂。」她補充。除了象徵書寫,翎子也象徵殺人的利器,「羽毛(翎子)象徵夢想、畫筆,但又可以說你的夢想和書寫出來的文字可以破壞一個人的內心。」賴翃中解釋。

為呈現出精神疾病患者內心中的混沌世界,賴翃中將舞蹈結合藤桿,利用其能彎能直的材質特性,表達精神疾病患者內心的焦慮。舞者杵著藤桿緩慢地出場,隨著舞蹈進行,象徵支撐、承載的藤桿卻又成為了束縛,限制住舞者的自由。無論舞者如何踏步、移動,藤桿還是如影隨形地跟著舞者不放。「看起來是固態,但又是柔軟的,就像人情上有一定的彈性和寬容。」賴翃中解釋。

舞者楊雅晴被困在由藤桿所組成的牢籠裡,象徵可以支撐卻又柔軟的藤桿也能是囚禁的束縛。 圖/Luk Huang提供

在掙脫藤桿的牢籠後,舞者又與藤桿拉鋸,也詮釋精神疾病患者內心不斷翻騰、拉扯的糾結。而舞者、就讀國立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的楊雅晴解釋,演出時整張臉被布蓋住,象徵人的五官知覺被屏蔽,找不到方向。

《無盡天空》中利用象徵著希望、光明的燈籠,同時成為束縛般的圍牆罩住舞者的視線。一開始隱形的繩子套住舞者們,由後方另一舞者拉著隱形繩索牽引著其餘舞者們如動物在地上向前爬行,代表著患者內心欲掙脫的野獸。後半段,繩子完整的形體才出現,舞者頭套著繩索,象徵著精神疾病患者欲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最後,繩子成為了患者的逃生繩索,燈籠也驅走了患者心中的黑暗,帶來光明與希望。賴翃中說明:「從天上掉下來的繩子,原本可以來結束生命,但也可以帶來救贖。」

同是舞蹈創作者的觀眾張雅婷說:「我覺得編舞者在處理有關憂鬱這件事相當細緻。」他說明,自己年輕時也曾有過類似的精神疾病困擾,他也認為現代人多少都有憂鬱症,因此如何與精神疾病共存很重要。觀眾唐如珮則表示非常喜歡表演中舞者欲自殺使用的繩子,到最後卻變成救命繩索的設計。

舞者們跪坐於地板上,雙手抱頭或是掙扎扭曲,詮釋出精神疾病患者內心的焦慮、不安與拉扯。 圖/Luk Huang提供

許多雙手由舞者黃翔的後方延伸出,利用肢體、舞蹈動作詮釋憂鬱、躁鬱等精神疾病患者內心的掙扎。 圖/Luk Huang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