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暗夜微光 水墨融金箔喻同志情慾

【記者林莉庭台北報導】金箔似迸發的火叢,在黑暗的夜空中,照亮兩名擁吻的男子。藝術家黃至正於去年12月17日至本月20日,在疊藝術舉辦《房間裡的大象》個展,融合金箔、水墨、影像等媒材,以系列作品《暗湧》闡述同志情慾交流。

《房間裡的大象》展出數件以金箔、水墨和影像結合的作品,讓同志情慾像在黑暗中閃現微光。 圖/林莉庭攝

「房間裡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為一句英文諺語,意指某事物雖明顯存在、易被察覺,卻被社會上的集體群眾視而不見。「跟慾望的本質有點像,既想要展現,同時也被壓抑。」黃至正解釋,這場展覽講述慾望長期被壓抑、標籤化,不受社會認可而遭忽視,其中又以同志間的慾望更為隱晦。

黃至正先集結行旅各地拍攝的照片及電影片段的影像,用電腦拼貼、構圖後,再將影像轉為負片效果,隱喻情慾在社會中無法被坦率、直接地展現,「情慾的東西被隱藏在畫面裡面,要透過另外一個方式才能看到它原本的樣子。」黃至正說明,接著他會將影像轉印在金箔紙上,並用水墨勾勒、暈染出輪廓。

黃至正認為,金箔相較於銀箔等其他種類的箔,能與水墨產生強烈對比,讓同志情慾流動的狀態像是在黑暗中閃現亮光,他說:「情慾交流的地方或流動模式,都是很真實的,只是沒有被看到,或是不被大眾接受,所以只能在夜幕低垂的時候在暗處上演。」以作品〈暗湧6〉為例,背景多為公園、森林、三溫暖等同志在夜晚頻繁出入的場地。

以公園為作品〈暗湧6〉的背景,轉為負片效果,並轉印在金箔紙上後,看起來便像燃燒的火炬。 圖/黃至正提供

「在那個地方的慾望交流,就跟異性戀沒有什麼不同。」黃至正以〈暗湧15〉講述同志的互動模式就像一個小社會,也會有群集與孤單的人們。他也經常將觀賞過的電影作為靈感來源,為觀者營造身處電影場景的感受,像〈暗湧9〉便是發想自法國導演阿蘭·吉侯迪(Alain Guiraudie)的《湖畔春光》,描繪在湖邊活動的同志。

群集與孤身的人們並存於作品〈暗湧15〉,象徵同志的互動模式猶如小型社會,會以群體或個人為單位進行活動。 圖/黃至正提供
黃至正常以觀看過的電影為靈感創作,以作品〈暗湧9〉為例,便參考電影《湖畔春光》的片段。 圖/黃至正提供
作品〈戀人4〉將兩位男子的臉龐綴上花叢,像是慾望發散的中心點,讓觀者一眼便聚焦於此。 圖/黃至正提供

觀眾劉峻豪表示,黃至正的作品能帶領他進入作品的空間,感受人物的思緒,他從〈暗湧3〉獨處的人物,觀察到人物同時處於孤單與沈思狀態下的樣貌,「水墨的顏色和金箔的色澤可以把一個人的情緒表現得很好。」

作品〈暗湧3〉當中男人的臉龐無法被準確辨認,僅能看見人臉的輪廓,營造曖昧、模糊的感受。 圖/黃至正提供

另一名觀眾王韶薇則從〈暗湧7〉兩名男子肢體上相互角力的影像,感受到同志在社會中受到的壓力在肉搏的過程中釋放,他說:「激烈的搏鬥和激烈的接吻,都是兩方的壓力在激烈碰撞」,他也認為,經由碰撞能同時激盪出更多的愛。

作品〈暗湧7〉選用兩名男子摔角的動作,呈現出黃至正認為慾望也包含暴力成分的想法。 圖/黃至正提供
觀展民眾多為黃至正友人,彼此互相討論作品的理念和技法,並與作品合影。 圖/林莉庭攝

疊畫廊負責人林得玲已持續四年代理黃至正的作品,他分析黃至正此次個展選擇談論性和同志議題,證明黃至正更能勇敢面對自我認同的課題,「這次他(黃至正)更自信、更成熟了,是去面對真實自我的作品。」

黃至正畢業於東海大學美術研究所創作組,擅於拼貼影像及運用箔、水墨等複合媒材創作。 圖/林莉庭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