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耽美結合現代 創新歌仔戲盼貼近年輕族群

【記者吳佩容台北報導】著現代服裝的演員,唱著傳統歌仔戲的曲調和身段,台詞除了台語外,偶爾也夾雜英語和國語。新聲劇坊於去年12月28至30日在大稻埕戲苑演出《英雄‧再見》,將現代戲劇的手法與大學生薪水22K、服務業的心酸等時事題材融合傳統歌仔戲,並以男男戀的角度重新詮釋漢初韓信、張良、蕭何的歷史故事。

身著圍裙的服務生,被一群客人團團圍住,「有錢就是恁阿祖」、「客人永遠是對的」客人們唱道。為保護年邁的老闆,服務生匍匐在客人的胯下,清理破碎的玻璃杯。店家打烊後,蒼白的燈光打在他身上,他拿著掃把作為吉他,唱著自己懷才不遇的心聲,眾多路人訕笑著,只有一人的眼神中散發出不同的光芒。《英雄‧再見》就此拉開序章。

劇中,漢初三傑化為現代人物,韓阿信為在餐館打工的服務生,因緣際會下被身為金牌製作人的蕭恩挖掘,成為演員後一炮而紅。兩人在相處的過程中漸生情愫,但蕭恩心中一直放不下已經過世的舊情人張子良,兩人也因此產生隔閡。「他捧著我的臉金金看時,不是在看我,像是在看另一個人。」飾演韓阿信的演員喃喃地說,此處的「他」指的便是蕭恩。

蕭恩(右)沉浸在與張子良(左)的回憶中無法自拔,時常將對張子良的感情錯置於韓阿信身上。 圖/新聲劇坊提供

「我們只知道蕭何月下追韓信,到後來蕭何設計韓信導致他死在長樂宮,但沒有人知道其中的糾葛。」《英雄‧再見》的導演宋厚寬表示,蕭何和韓信關係的開始與結束,歷史中有明文記載,但兩人之間的糾葛卻不明朗,因此初讀劇本時,便希望能夠將此部分仔細呈現,給觀眾一個合理的解釋。「當初BL(男同性戀)的話題很盛行,在讀劇本時,我們就開玩笑說如果韓信和蕭何是一對戀人,那一切就很好解釋了。」宋厚寬笑著說。

韓阿信(前)在與蕭恩(後)打撞球時,幻想能夠與蕭恩進一步發展,但卻對其和張子良的舊情不知情,導致日後時常因此爭吵。 圖/新聲劇坊提供

《英雄‧再見》有三條故事線同時進行,主線為韓阿信與蕭恩的情感糾葛,另兩條則是韓阿信演出的劇中劇,和蕭恩公司旗下腐女員工夏黑櫻的腦海幻想。因應三條故事線不同的風格,會有不同的音樂配合,如夏黑櫻總會伴隨著現代歌舞出場。而在演唱傳統曲調時,則安排吉他、鋼琴等現代樂器取代傳統的文武場(註1)編制,使整齣戲劇更增現代感。

註1:歌仔戲曲中的後台伴奏,又稱為「後場」,是演出時不可或缺的角色。一般文武場的樂隊編制不大,通常約五人左右,分為文場和武場,分別坐在舞台左右兩邊,每位樂手通常得要兼演奏一種以上的樂器。文場的主要的樂器有:嗩吶、笛、簫等;武場的主要樂器有:大鼓、小叫鑼、拍板、板鼓等。

「有人批評我們演的歌仔戲不三不四,但傳統歌仔戲的七字調、都馬調、雜念調我們都有唱到。」新聲劇坊團長王冠茗強調,他們只是想以較有趣、貼近現代年輕人的方式,呈現歌仔戲。演員、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碩士班學生郭庭羽則表示,許多傳統歌仔戲的觀眾無法接受劇情、服裝有別於傳統劇本,再加上此劇以耽美戀情為一大主軸,「雖然這樣票房比較難推,觀眾群接受度可能比較沒那麼高,但新舊融合的部分我還是覺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