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在台推花式跳繩 TRSA帶領選手進軍國際

【記者陳韻如台北報導】「台灣專業花式跳繩學院 Taiwan Rope Skipping Academy」(以下簡稱TRSA)的「Kingdom表演團」,西元2018年7月13日參加「香港花式跳繩大匯演」。選手結合多種基本技巧,如胯下跳、車輪、交互跳等,也加入空翻特技,並配合音樂及劇情編排,跳出花式跳繩的創意多樣性,最終獲得「15歲或以上公開組」全場總季軍。TRSA成立至今滿一週年,除參加國內外比賽,更致力推廣花式跳繩運動,期待讓更多台灣人認識花式跳繩。

台灣專業花式跳繩學院Kingdom表演團於香港花式跳繩大匯演比賽中,首次將空翻特技融入團體表演,獲得觀眾熱烈歡呼。 圖/台灣專業花式跳繩學院提供

團結力量大 高手組團參與國際賽事

TRSA總監鄭人誠指出,台灣花式跳繩已有多年未參加國際賽事,在國際上較不知名。國內選手因缺少固定集體培訓課程,彼此互不熟悉,默契較不足,「如果能夠團結在一起的話,那個力量才會出來」

2017年「亞洲及太平洋地區跳繩錦標賽」結束後,鄭人誠與來自澳門、就讀國立高雄師範大學的TRSA顧問陳嘉星,觀摩國外隊伍經營花式跳繩團隊的方式,召集國內各大專院校花式跳繩選手組成TRSA。選手們自國小開始就接觸花式跳繩,跳繩資歷都已超過十年,且在各大國內外競賽獲得佳績。

對內集訓鍛鍊自我 對外表演推廣花式跳繩

TRSA由陳嘉星安排每週集訓時間與菜單鍛鍊技巧,並培養團隊默契。以就讀台北市立大學的團員蘇家儀為例,除周五、六為團體集訓時間,她也會與同校團員在周一、二、四練習,一週共有五天訓練時間,若遇自身表現落後其他團員,會再找時間自主加練。

多數團員除平時練習外,也到國小社團、校隊擔任教練,指導小學生花式跳繩技術。「我會希望幫小朋友一起完成很難的動作。」蘇家儀談及,與學生一同完成高難度技巧,能讓自己擁有成就感。

鄭人誠指出,大眾對跳繩的既定印象多半是個人運動,缺少變化性,因此易感乏味。於是團員組成Kingdom表演團,將花式跳繩技巧結合音樂節拍,增添跳繩趣味性與可看性。Kingdom表演團在國小朝會或校慶場合表演,推廣花式跳繩運動。蘇家儀說道,剛開始參與表演時,常因緊張而失誤,多次嘗試後較能享受舞台氣氛,「敢把眼神放出去,敢對小朋友做一些眼神交流。」

台灣專業花式跳繩學院教練團目前已到五所國小推廣,讓小學生體驗花式跳繩的有趣。 圖/台灣專業花式跳繩學院提供

台灣跳繩選手出現年齡斷層 資源與生涯規劃為關鍵

鄭人誠與蘇家儀認為,台灣跳繩選手年齡出現斷層,選手多半是國中小學生,高中與大學生人數較為稀少。目前僅有國中小設有跳繩校隊或相關社團,選手到了高中或大學,發現學校少有培訓管道,因此放棄跳繩生涯。

多數選手在面臨升學或就業時,家長會開始擔心他們的課業與工作狀況,進而勸說選手終止跳繩訓練。蘇家儀憶起小學五年級時,剛當上花式跳繩校隊小隊長,就因成績狀況不佳,被母親說服暫時停止練習跳繩。

「大概兩三個禮拜過後,我開始覺得渾身不舒服。」蘇家儀描述當時心境,坦言若無法跳繩,就等於失去生活重心。被迫停止跳繩的日子裡,她想盡辦法讓母親妥協,即使與母親冷戰,她也不放棄地爭取機會。「我會晚上去桌上寫小紙條,還寫到自己哭,晚上再偷偷拿去媽媽房間。」最後母親才答應讓蘇家儀繼續跳繩。回首過去,蘇家儀很感謝年幼的自己堅持理想,才能有現在的自己。

鄭人誠也提及,大四學生畢業後,因面臨經濟壓力,未來恐怕將在職業與興趣之間拉扯。「又喜歡跳繩,但又為了未來工作壓力,或是環境影響,導致他不能堅持他熱愛的東西。」鄭人誠坦言,多數家長擔心學生未來無法靠花式跳繩過活,因此在學生升學與就業之際,經常與其討論未來規劃。

堅持夢想不放棄 讓世人看見台灣花式跳繩

TRSA創立至今剛滿一年,在鄭人誠與陳嘉星的帶領下,團員持續準備國內外比賽、推廣活動及對外表演。他們利用課餘時間經營TRSA品牌,學習管理粉絲專頁、辦理相關推廣活動,期望讓更多人認識花式跳繩。

2018年4月,台灣專業花式跳繩學院Kingdom表演團受邀至節目「綜藝菲常讚」演出,表演十分精彩,觀眾反應熱烈。 圖/台灣專業花式跳繩學院提供

TRSA現正為今年亞洲盃比賽訓練,蘇家儀眼神堅定地說道,有了先前在香港花式跳繩大匯演的經驗,此次比賽將會在國際上有更多精彩表現,「希望我們台灣也是他們(國外隊伍)會擔心的對手之一。」鄭人誠期許團員在年輕時即可設立目標,並且全力以赴地著手進行,「堅持你的信念,拿出你的態度,台灣跳繩才能衝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