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社論】網路創作者求爆點:被犧牲的樂生記憶

11月12日網路創作者王狗和本本分別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發表了各為兩支和一支,皆針對同一事件的道歉影片,從他們的角度來說,整起事件的起因源自「台灣十大鬼屋」。以台灣鬼屋作為關鍵字到入口瀏覽器查詢,搜尋結果不乏許多廢棄住宅、曾經的軍事堡壘、不曾再使用的醫院等,而「廢棄痲瘋病院」赫然出現於其中,說是「赫然」,主因為「痲瘋病」這個詞彙,看在不諳相關歷史的人們眼中,具有一定的恐懼度。

網路創作者(由左至右)技安、王狗、本本、洛克對樂生療養院道歉聲明。 圖/截取自王狗Youtube頻道

樂生議題蔓延數十載,是否逐漸被遺忘?

他們口中所謂的「廢棄痲瘋病院」,正是位在新北市新莊的樂生療養院。樂生療養院啟用於1930年代,日本殖民政府用於「強迫收容」痲瘋病患者。當時的醫療技術遠不如今日,而痲瘋病起因為痲瘋桿菌侵害人體之肌膚、末梢神經等,未得適當醫療則會使得四肢潰爛或是皮膚扭曲,由於無法充分理解病因,這些病人便被迫「關」入樂生療養院,同時「痲瘋病」被汙名化,成為很長一陣子人們避之唯恐不及的死神代名詞。

醫療和社會漸漸進步後,眾人開始意識到「痲瘋病」具有歧視意味,便統一將其名稱改為漢生病,樂生療養院中的患者不再被禁錮,但已經居住於院內數十載的病患,卻也已無處可去,於是樂生療養院便成為他們唯一的「家」。好景不常,1994年,政府預計將全數院區建築拆除以供捷運新莊機廠使用,於是院內的住民在2005年正式成立樂生保留自救會,試圖捍衛這個被他們視為家園的地方。

時至今日,樂生許多建築被拆除剩餘不到三分之一,機廠仍持續在施工,部分住民的抗爭在繼續,然樂生院方和住民的意見開始產生分歧。政府規劃興建「懸空天橋」,而由樂生保留自救會提出的「緩坡大平台方案」則被否決。或許是樂生療養院的議題已漫延許久,逐漸失去2007年大遊行六千多人的規模和關注度,現代多數民眾不記得台灣有過這樣一段歷史,因此方才會有了這次網路創作者的道歉事件。

網路創作者查證工作不足 忽略對「人」基本尊重

王狗和本本透過搜尋引擎找到台灣相關「鬼屋」的建議地點,看到許多「其他人」於此做過相同的探險,於是便在深夜進入樂生療養院院區,以「在鬼屋進行都市傳說遊戲」作為影片爆點。影片上架後,引起樂生院方關注,請求下架後未立即得到回覆、於是提告,最後和解,和解條件包含捐出該影片所得、於網路公開聲明道歉等。值得令人思考的是,樂生療養院並非名不見經傳之處,若上網查詢,相信都能找到相關資訊,然而他們並沒有做這基本的查證工作。

據兩位創作者的道歉及事件還原影片中說明,之所以忽略查證,主要肇因於思考不周與誤信網路資訊,而在相關影片中,他們聲明以及道歉的對象多為「院方」,王狗在影片中提及,「我明白雖然我們對院方並沒有造成實質上的損失,但我們在無形之中對他們造成價值觀上的傷害。」這樣的傷害不僅僅是對院方,最受衝擊的想必是久居於此的院民,試想:自己的家被營造為鬼屋、半夜出現陌生人大聲吼叫、攝影機胡亂拍攝,設身處地思考,或許就能理解這並非單純「法律」問題,更是對人的尊重。

「歷史,讓我們更明白身而為人的意義。」

隨著各式載具的普及連帶改變社會大眾的收視習慣,近年來Youtube儼然成為媒體寵兒,越來越多的「素人」成為「網路創作者」,進而擁有自己的「粉絲」。然隨著這塊市場日漸飽和,觀眾亦逐漸被分散,不難理解他們為留住或者吸引更多點閱率,需要層出不窮的瘋狂新企劃,導致更多創作者開始尋求所謂的「爆點」,但在追逐數字的過程中,他們卻似乎忘記了一些與人相處間的基本準則。

時光流動的速度極快,歷史也就越容易被遺忘,但從歷史枝芽中生長出來的人們仍在世間努力地活著,於我們而言的過去,或許尚為某些人的「現在」。在這個網路爆炸的時代,人們習於不斷將新的資訊塞入腦袋,以二分法面對事物,有用的、沒用的… …。因此捷運機廠的完工會比少數院民的居住權重要、影片的點閱率相比事實查證更為令人在意。但其實多一些思考會發現,這些所謂「無用的」過去歷史,會讓我們更加明白身而為人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