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新詩述自由重要性 林薇晨籲眾關注香港

【記者劉書妤綜合報導】揮旗吶喊、硝煙彌漫和警民對峙,這是近期香港街頭常見的場景。今年剛從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傳播碩士學位學程畢業的林薇晨,以7月時對反送中運動的心情,創作新詩〈粵語課〉,希望群眾關注香港時事,這首詩也拿下第十五屆林榮三文學獎新詩組三獎。

反送中事件使林薇晨認知到自由對於台灣和香港的珍貴性,因而創作新詩〈粵語課〉,作品獲得第十五屆林榮三文學獎新詩組三獎。 圖/林薇晨提供

詩作開頭描寫教學粵語的課堂場景,林薇晨因喜愛香港歌曲而開始學習粵語,對他來說,這幾個月的反送中事件如一門現實的粵語課。林薇晨提到,香港的政治與文化本就難以切割,他也說:「都是因為香港有高度自由的政治背景,香港的藝文創作才能如此蓬勃。」因此,〈粵語課〉未直接描寫衝突場面,而講述香港文化中的經典明星,例如張國榮、王菲和陳奕迅。

後半段話鋒一轉,「可是香港有時又很遠很遠/遠到只是一則新聞頭條」,暗喻部分人士對反送中事件漠不關心。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學生林予茜觀察,很多人並未重視香港現況,他說:「這首詩最大的張力在於它的對比,雖然只是『很近很近』、『很遠很遠』的差別,卻點出這座島嶼上人們矛盾的心態。」讀者謝佳璇則認為,這首詩委婉地呼籲大家為香港發聲。

而結尾再次回到課堂,林薇晨寫下「當教師說:學習語言的第一件事情/記得發出你的聲音」,他強調,人人都能為了自己渴求的生活有所作為。政大長廊詩社的社長、傳院大一大二不分系學生黃奕馨說:「練習對不公義的事發聲,即使難免怯懦,我們不能習慣黑暗,認為噤聲是理所當然。」每個人的力量或許微小,凝聚在一起也不失為一股巨流。無論是持續關注、參與或發起連署皆可,重點是不因習慣而對現況麻痺。

對林薇晨來說,〈粵語課〉描寫7月時香港的情況,他並未想以這首詩概括整起反送中事件。林薇晨說:「事情不斷地發展,但我的作品已凝結在當時的時空。」他指出此首詩寫於四個月前,過往的事態與現今已不可同日而語。比起詩作,他更希望讀者直接關注香港和台灣的時事,若讀者閱讀此首詩後,感到憂傷或義憤填膺,他期盼這些情緒轉化為聲援的力量,而不只讓思緒停留於詩作。

林薇晨的寫作靈感多來自生活,遇到感受深刻的事情,他便會提筆紀錄。 圖/林薇晨提供

附錄:

〈粵語課〉◎林薇晨

當年的粵語課

我們坐在課堂上諦聽遙遠的香港

教師的方框眼鏡偶爾反光

映照出九龍塘的模樣

當教師說:三碗半牛腩飯一百碟

粵語九聲也會色香味俱全

我們練習將口形撐開

開出一朵一朵洋紫荊花

吸引語言的飛鳥前來

從那漂浮於海上的香港

小鳥略微呢喃

偶爾拍著自由的翅膀離開

粵語偶爾離開我們又回來

每次銜著一點香港

香港有時很近很近

近到就在耳朵裡哼一首歌

陳奕迅、王菲、張國榮、藍奕邦、my little airport

在過於心酸的青春的深夜裡

那些男男女女以粵語陪伴需要電台的人

可是香港有時又很遠很遠

遠到只是一則新聞頭條

彷彿彼岸的命運將不會降臨在我島

報社的相機拍到那些抗議與傷痕

說粵語的香港人以粵語指控、求告、呼籲

我們能夠說些什麼?

(我們能夠幫忙他們說些什麼?)

(我們能夠幫忙我們說些什麼?)

社會是一間七嘴八舌的教室

緘默如何能夠等於美德

然而在現實的粵語課上

嘴唇業已衰敗成枯枝

語言只是停棲在枝椏上的鳥兒

歛著理應蓬勃的羽翼

唱不起來

飛不起來

飛起來的只有橡膠子彈、催淚瓦斯、胡椒噴霧

只有嘩嘩然的水柱

灑成漫天滂沱大雨

因為有些時候

雨傘也難以抵禦時代的沖擊

當年的粵語課

我們坐在課堂上努力聽講

聽完整個春天與夏天

最後學到的東西或許不多

唯有一件事情難忘

當教師說:學習語言的第一件事情

記得發出你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