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火光四起 理大遭圍數日近千人被捕

【記者林琮恩綜合報導】香港警方17日起大舉包圍香港理工大學,逮捕所有欲離開校園的示威者,數百人遭圍困校內,雙方僵持至今超過四日。數萬香港民眾發起「救Poly(理大英文簡稱)、救學生」行動,於理大周邊地區集結,希望突破警方防線,營救校內受困者。

陸橋上示威者集結,路面上為他們擲出、作為路障的雜物。後方建築即為理大。 圖/Tam Ming Keung@USP社媒提供

14日起滯留理大校園與警方對峙的示威者人數持續增加,17日上午,示威者以大彈弓向警方發射燃燒彈並以體育用弓箭射向警方,導致一名警方媒體聯絡人小腿中箭。當日下午隨即有警方水炮車及裝甲車進駐理大校園,警方警告市民勿再進入理大。17日晚間,警方要求記者及救護員離開校園,表示將進入拘捕任何未持有合法記者證的人,並傳出多名救護員遭逮捕。

理大正門附近警方與示威者整夜對峙,圖為警方水炮車以含有毒素的藍色水炮及一般水炮射向以雨傘遮擋的群眾。 圖/Viola Kam@USP社媒提供

警方封鎖校園聯外通道及周圍道路後,不斷呼籲理大校內人員和平離開甚至播放抒情歌曲試圖軟化示威者態度,同時卻對離校者展開圍捕。香港中文大學醫學系學生S(化名)曾於理大前線參與抗爭,他回憶道:「(17日)一直抗爭到晚上,才知道理大已經被警察全面包圍,裡頭的示威者已無處可逃。」18日凌晨,警方於理大正門附近間歇性鳴笛並駕駛水炮車推進前線群眾,示威者則以燃燒彈反擊。S透露,當時他們全身濕透且體力耗盡,但為確保防線不被突破,他們仍堅持對抗到天明。

18日上午5時近30分,警方由理大正門口進入,示威者自上方投擲燃燒彈抵禦,並退回校園範圍內,入口處則陷入火海。群眾身心俱疲,且知道物資無法進入校內,燃燒彈也即將用罄,士氣十分低迷。他們也曾試圖突破防線,卻遭警方以催淚彈逼退,「我無法形容全力奔跑完、吃完一頓催淚彈放題(催淚彈吃到飽)後,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理大那刻的心情。」S說。接著校園內食物開始短缺,S透露當時杯麵只剩下十餘個,只有餅乾的存量較為充足。

遭圍困的理大校園內一片混亂,示威者穿著抵擋水炮的雨衣及安全帽,遍地皆是雜物。 圖/Tam Ming Keung@ USP社媒提供

滯留校內的示威者及民眾持續嘗試以不同方式逃出。18日下午,校內留守人士第三度試圖離開校園,遭防暴警察以催淚彈趕回,並爆發大規模衝突,警方一度掏出實彈手槍,場面十分混亂。S於過程中頭部中彈,所幸他配戴頭盔,因此並未造成嚴重傷害。他表示後來和同伴趁著逃生路線尚未曝光時,翻過鐵絲網,徒手爬坡並越過兩條高速公路才抵達安全處。其餘示威者中則有人透過垂吊方式嘗試從高架路逃生,甚至有人嘗試由下水道離開。理大校長滕錦光則透過影片呼籲校內人員以和平方式離開,表示若示威者不使用武力,警方也不會進行攻擊。

理大旁彌敦道一帶,前往援助受困者的示威群眾以長竹竿架在分島上,製造路障。 圖/Jimmy Lam@ USP社媒提供

18日下午1時,市民於理大校園周圍的佐敦、尖東以及尖沙嘴等地以長竹竿或磚頭製造路障、集結示威。曾在尖沙嘴一帶擔任志願救護員的港中大物理系一年級學生阿禧(化名)表示,雖然社群平台上不斷有人號召群眾前往理大營救被困者,但人數不多,無法突破警方防線,「當時我挺絕望的,其實從禮拜日早上警方已經開始鎮壓理大,社交平台上一直在叫人支援理大,到了晚上卻依然人數不多,要營救理大被困者可說是毫無希望。」他指出,18日下午近兩百名防暴警員進駐理大附近的尖東地區,而示威者則自不同方向嘗試支援理大,他們徒手掘起磚頭作為路障,也築起人鏈運送物資。

理大周圍的佐敦地區,集結的示威者與警方持續衝突,遍地皆是燃燒彈的火光和催淚煙。 圖/Benjamin Yuen@USP社媒提供

香港警方公布,截至19日下午3時,共有1100人被捕或向警方登記個人資料後離開理大。20日下午,仍有100名示威者未離開校園,據《立場新聞》報導,法院當晚徹夜偵訊高達242名暴動罪被起訴者。許多人對此次抗爭行動持不同看法,部分港民呼籲示威者及警方都應和平理性,理大中國文化學系學生Y(化名)就在通訊軟體Whatsapp Messenger群組勸告同學應考慮安全,避免滯留理大校園範圍,「我其實為在理大校園的人士安全感到十分擔心,因為雙方所使用的武力都超過大家能承受的程度。」台籍留港學生、就讀理大商業管理學系的吳同學認為香港僅有少部分的人支持抗爭,並表示學生的受教權因此遭到剝奪,「我們理大生真的很無故受牽連,(被迫)停課、上線上課程,老師的教學、學生的權益都被這些人給犧牲了。」在第一線抗爭的S則說:「如果政府真的沒問題,哪有人願意花上5個月不停去反抗?哪有人願意上戰場承受子彈?哪有人願意賭上前途、生命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