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大學報

硝煙瀰漫 港中大生與警彈火相對

【記者萬巧蓉綜合報導】香港自6月反送中運動以來,抗爭戰火首度從街頭延燒至大學校園。12日下午,警察闖入香港中文大學追捕示威者,並朝校內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長達兩小時以上,中大學生則丟擲汽油彈回擊,雙方猛烈交鋒使校園遍地火海,直至晚上10時警方撤出校內才止息。

12日,警察與學生在二號橋上爆發衝突,緊張局勢一觸即發,校園不再是平靜的獨立淨土。 圖/艾克(化名)提供

11日起,警方便與中大學生於學校聯外通道「二號橋」的兩端對峙。示威學生聚集在二號橋上響應「大三罷(罷課、罷工、罷市)」,他們向橋下鐵路與高速公路投擲雜物以阻礙交通,警方則以取締非法集結為由前來驅散群眾,並試圖入校逮捕示威學生。此舉引發學生不滿,警民就此爆發激烈衝突。

警察與學生對峙於二號橋上,彈火燃燒形成的熊熊火光與煙霧染紅香港中文大學夜景。 圖/艾克(化名)提供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譚蕙芸還原一觸即發的時刻,他回憶,警方憑人數及武力優勢長驅直入校園後,雙方不斷使用催淚彈、汽油彈互相攻擊,情勢僵持不下。市民從中大沿岸觀察,濃濃黑煙縈繞整片天空。學生向警方提出兩點要求:「警察完全離開中大校園」、「無條件釋放當日拘捕的中大生」,然而彼此信任度低,始終無法達成共識。

為抵抗警方攻擊,示威者甚至拆下學校地磚作為手執武器,並於校內製造火勢當作路障阻擋警方推進。中大體育館成為緊急救護站,不少有醫療經驗的校友趕來協助救治,總計約超過60名學生受傷,許多人因遭催淚彈、藍色水砲車襲擊而感到身體不適。香港市民區欠(化名)雖擔心自身安危,仍來到現場協助,他憤慨地說:「我要政府明白,學生這邊才是真正的民意!」校友及民眾也自主串連赴中大聲援學生,他們不惜下車步行穿越堵塞車陣也要運送生活與醫療物資給學生,也有人特地來到二號橋下高喊:「香港人,報仇!」

警方朝學校丟擲大量催淚彈,撤場時甚至出動藍色水炮車攻擊學生,不少被藍色水劑射中者皮膚都出現灼痛、過敏。 圖/艾克(化名)提供

直至晚上10時,警方才表示與中大校方達成共識,將全面撤出學校。凌晨時分,中大數百名學生在校內山路上排成人龍接運救援物資,疲憊的人群睡在運動場上,恢復寧靜的校園中可見身穿印有「沒有暴大,只有暴政」字樣上衣的人穿梭。中大學生陳同學(化名)表示,支持警察的人貶稱中大是「暴徒大學」,然而他們以此為勇敢的證據,「暴大這個名稱代表中大人關心時事、努力抗爭。這才是作為大學生最重要的價值吧!」香港的學生記者艾克(化名)敘述,他看見傳授知識的殿堂化為戰場,而學生齊心對抗警察,不禁激動流下眼淚。儘管「暴大」身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高等學府、學術自由的重鎮,仍在警察的鎮壓中遭遇前所未有的瘡痍。

13日,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前往法院申請禁制令,欲禁止警方在無搜查令的情況下進入校園,卻遭到駁回。晚間,中大校方以安全為由宣布本學期課程即時結束,不少台灣籍與中國籍學生紛紛返國,但香港本地學生多半留守於校園。區欠表示,警方封住中大主要聯外通路,於是港民與來自各校的學生自發進中大排成人鏈,合力運送水、食物、急救用品等物資給學生,人鏈從山下一路綿延至山上宿舍區。走在校內,各處都是供學生取用的物資站。

香港中文大學唯一一台尚在運作的校巴被噴上塗鴉大字「暴政必亡,光復香港」,學生大搖大擺地於校內練習駕駛它,無人覺得突兀。 圖/區欠(化名)提供

中大新傳院兼任講師梁啟智沉痛地說:「整個校園變成戰場。我們已盡力。對不起。」警察入侵中大隔日,身穿黑衣的抗爭者平靜地清掃校園路上數千枚彈殼與殘骸垃圾,並整理物品、照顧同伴。部分人持續鎮守二號橋,他們攀坐在高架梯子上觀察,提防警方再度入侵。入夜後,近千人聚集在體育場,有人商討未來行動走向,有人練習短跑、自衛術、投擲火球等運動期望能禦敵,有人將磚塊四散於路上做成路障並堆起磚牆。彈火形成的煙霧已從中大散去,學生間緊張、警戒的氣氛卻仍瀰漫校園各處。

學生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門附近用磚塊布置路障並築起城牆,自力救濟以防止警察再度入校。 圖/區欠(化名)提供